创新链/学科链/研发链/产业链

新药研发前沿动态 / 医药领域趋势进展

2020年44卷3期

显示方式:          |     

药咖论坛
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的更名及其对临床研究的影响
范建高
2020, 44(3): 161-163.
[摘要](257) [PDF 722KB](25)
摘要:
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无创诊断研究进展
吴瑞红, 张磊, 丁艳华, 牛俊奇
2020, 44(3): 164-178.
[摘要](261) [PDF 962KB](20)
摘要:
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是全球最常见的慢性肝病。据估计,全球约25%的成年人患有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且患病率逐年增加。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的疾病谱涵盖非酒精性脂肪肝、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相关纤维化、肝硬化和肝细胞癌。肝活检作为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诊断和分期的“金标准”,因有创性、取样变异和评价不一致等局限性限制了其广泛应用。随着进展为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的患者数量增加,特别是疾病严重程度较重的病人增多,临床上迫切需要有效治疗药物,也迫切需要开发无创标志物来筛查、诊断、监测患者和判断疗效。对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的无创诊断研究进展进行综述,包括对脂肪变的评估、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的诊断和纤维化的评估。
肝脏非实质细胞在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中的作用研究进展
高文, 王建华
2020, 44(3): 179-193.
[摘要](291) [PDF 1009KB](22)
摘要:
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是全球最流行的肝脏疾病,其疾病谱包含非酒精性脂肪肝、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与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相关的纤维化、肝硬化和肝细胞癌。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是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进展性的肝脏病理表征,临床上需要药物治疗或其他治疗方式干预,但目前全球尚无针对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的药物获批上市。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发病机制复杂,涉及多种细胞内、细胞间的交互作用以及复杂的分子信号通路。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治疗是一个尚未被满足的巨大临床需求。综述了肝脏中几种主要的非实质细胞在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发病中的重要作用,同时探讨了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药物开发靶点与不同细胞之间的相关性。
肝纤维化: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治疗药物Ⅲ期临床试验的最重要指标
王中华, 丁佳, 吴健
2020, 44(3): 194-200.
[摘要](251) [PDF 845KB](25)
摘要:
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可向纤维化进展,肝纤维化的严重程度直接影响患者的生活质量和远期生存率。目前正在进行或已完成的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治疗药物Ⅲ期临床试验,将能否阻止肝纤维化进展作为判断药物疗效的最主要终点指标之一。因此,了解肝纤维化机制及其相应干预靶点对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的治疗尤为重要。概述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及肝纤维化的病理生理特征、临床终点指标、相关靶点及临床在研药物的研究进展。
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诊断研究进展
龙健灵, 徐蕙, 曾梦, 杨磊, 郑松柏
2020, 44(3): 201-207.
[摘要](225) [PDF 905KB](21)
摘要:
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是一种慢性非传染性疾病。近年来其患病率和发病率不断增高,发病年龄也出现低年龄化趋势,该疾病已取代慢性乙型肝炎成为第一大慢性肝脏疾病。重点综述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病中的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的诊断研究进展,介绍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的临床病史、病理学诊断、非侵入方法诊断,为临床诊断提供参考。
前沿与进展
细胞周期蛋白依赖性激酶9及其抑制剂研究进展
阚少鑫, 卢娜
2020, 44(3): 208-214.
[摘要](262) [PDF 1128KB](21)
摘要:
细胞周期蛋白依赖性激酶(CDK)在细胞中不仅负责细胞周期调控,也在细胞转录过程中作为调控因子发挥着重要作用。CDK9作为CDK家族的一员,在细胞转录调控中起重要作用。CDK9和细胞周期蛋白T1结合形成正性转录延长因子b,后者通过磷酸化RNA聚合酶Ⅱ的碳端结构域CTD来调节转录延伸。CDK9抑制剂以竞争性结合的方式,抑制CDK9介导的转录延伸阶段。简要介绍CDK9的功能及其在肿瘤中的作用机制,并总结CDK9抑制剂的研究进展。
免疫细胞在脓毒血症中的作用及机制研究进展
杨雪, 李智, 周宗贞, 杨勇
2020, 44(3): 215-221.
[摘要](259) [PDF 1000KB](10)
摘要:
脓毒血症是由危及生命的感染所引起的宿主炎症反应,伴随着严重的器官功能衰竭和障碍。近年来,尽管医学和医疗技术都取得了巨大进步,脓毒血症的病死率仍高达30%~70%。脓毒血症本质上是机体对感染性因素的反应,初始免疫反应是一种过度炎症状态,随后迅速发展为免疫抑制状态。了解参与脓毒血症期间器官损伤发展中的宿主细胞介导的免疫反应是至关重要的。总结了各类免疫细胞在人和小鼠脓毒血症期间的作用变化及机制研究进展。
业界关注
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及临床相关药物研究进展
顾云双, 李明峰, 孙建国
2020, 44(3): 222-231.
[摘要](334) [PDF 1101KB](29)
摘要:
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是一种β属的冠状病毒,与SARS-CoV均以血管紧张素转换酶2为侵入宿主细胞的受体。在临床上,病毒感染患者表现出呼吸道和肺部损伤。以SARS-CoV作为参照研究SARS-CoV-2是目前的常用方法。主要介绍了冠状病毒的分类、结构和生命周期、血管紧张素转换酶2在SARS-CoV中的作用,并且总结了SARS-CoV-2的相关研究进展和临床治疗药物的药代动力学特性,为医药工作者充分了解SARS-CoV-2的发展过程以及相关药物研发提供参考。
美国FDA对公共卫生紧急事件的防范和应对措施
陈谨, 徐然, 赵东, 杜涛
2020, 44(3): 232-242.
[摘要](257) [PDF 1017KB](11)
摘要:
美国FDA是医疗产品监管部门,在保护美国公众免于生物、化学、放射性/核威胁和新发流行性传染病威胁中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美国FDA负责评审应对上述威胁的医疗应对产品包括药品、治疗用生物制剂、疫苗和器械的安全性和有效性,使用法律机制加快医疗应对产品的紧急使用,监控医疗应对产品的不良反应,与政府其他部门协同防范公共卫生威胁并作出反应。简介美国FDA的医疗应对产品评审政策、紧急使用以及FDA对公共卫生紧急事件的防范和应对措施。
世界上市新药
2020年1—2月美国、欧盟和日本新批准药物概述
孙友松
2020, 44(3): 243-246.
[摘要](295) [PDF 764KB](22)
摘要:
2020年1—2月,美国、欧盟和日本共批准47个新药,包括新分子实体、新有效成分、新生物制品、新增适应证及新剂型药物。对全球首次获得批准的新分子实体、新有效成分、新生物制品进行分析,重点介绍这些药物的临床研究结果和研发历史进程。